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行业动态 > “漠河舞厅”老板说见过独舞老人(不顾世人眼光只为悼念亡妻)

“漠河舞厅”老板说见过独舞老人(不顾世人眼光只为悼念亡妻)

发布时间: 2021-11-03 09:17:03 来源: 互联网

“我从没有见过极光出现的村落,也从来没见过有人,在深夜放烟火,晚星就像你的眼睛,杀人又放火,你什么都不必说,夜风惊扰我。”

一首《漠河舞厅》唱火了柳爽,也唱火了一个名叫张德全德老人,一个在漠河舞厅独自跳舞30余年,活在30年前的人。凄美的爱情悲剧故事,或许是这首歌流行的主要原因。在目前这个浮躁的社会,男人和女人之间的感情,失去了真挚,真爱被遗弃,成为备胎。深情的人,被嘲笑为舔狗,不会变着花样表达感情的人,被嘲笑为直男,风向偏向了海王 渣男 渣女身上,渣男们以交过多少个女朋友为荣,渣女们拥有一堆备胎,左右逢源。张德全的故事,宛如一股强劲的龙卷风,撕碎了年轻人的情感天空。下面我们来听听歌曲里面的故事和主人公的书信诗歌。

漠河舞厅:一个老人活在30多年前,搂着空气舞蹈,只为悼念亡妻

 

痛失爱人,他30余年不娶,一生定格在80年代的漠河舞厅
在中国的最北方,有一个地方叫漠河,一个叫张德全的男人,在舞厅邂逅了一个女人——康氏。男人以学舞蹈为名,得已和女人共舞,此后二人经常共舞,互生情愫,结为连理。如果一切顺利,这将是一个美丽的爱情故事。然而天有不测风云,1987年5月6日,黑龙江大兴安岭地区发生了特大森林火灾,漠河县被烧了个精光,很多人在火灾中丧失,其中就包括张德全的妻子——康氏。从此之后,张德全30余年并未再婚,每当夜幕降临,他会到当初和妻子跳舞的地方,搂着空气,翩翩起舞。而这一跳便是30多年了。

再见了,晚星 张德全老人写给已故妻子的书信
或者,再一些人看来,他是疯子,但是你可能没有想过,他是宁愿活在那个美好的80年代,活在和妻子共舞的美好时光。张德全老人曾写过一些书信和小诗,但是并没有被出版社出版,不过我们通过发达的互联网,我们得已一窥全貌:

“不瞒你说,在学书的堂间,我也写过诗歌,多半跟爱情无关,倘若有关,也是假想情人,比如海报上的邓丽君,或者港片里的钟楚红,我敢担保,我写给你的第一首小诗,是我平生的第一次愚蠢至极的行为。在不见你的漫长一周里,我总是借口去广播社门前徘徊,像玄学一般迷信地认为,只要我燃起一根香烟,你就会出现,我发誓我从没有抽过如此频繁的香烟。”

漠河舞厅:一个老人活在30多年前,搂着空气舞蹈,只为悼念亡妻

 

再见了,晚星

——张德全

晚星啊晚星

你为什么挂在烟囱上

蟋蟀在林间弹琴

海棠梳妆

你为什么总是挂在烟囱上

倘若是为了寻找极光

那你跟随我

我知道它在哪儿

它正在无人惊扰的野风中歌唱

你见过极光出现的村落吗?我多想带你去看看极光,我的知青父亲告诉我,极光会在某个不经意的夏日傍晚,偶然光顾这个村镇,而我对此深信不疑。

我们会坠入爱河,我也深信不疑。

康氏,我此生的义务,即为同你一起领略自然界鲜为人知的浪漫瞬间。

张德全的故事很感人,他这种感情,不是现在这帮年轻人可以理解的。人都会变,或许你会这么说,经常看到很多男人,在妻子走了之后,很快就娶了新欢,民政局离婚登记人满为患,很多家庭夫妻频频发生矛盾。但是请你相信,在浮躁的自媒体时代下,存在着更多平淡、真实、真挚的爱情,他们长相厮守,白头偕老,在黄昏夕阳下的林荫小道上,老头牵着老太的手,正有说有笑地慢慢走过。

热门文章
最新发布
合集专区 更多 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