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 首页 > 创业资讯 > 曹德旺(找到了自己的生意经和修行路)

曹德旺(找到了自己的生意经和修行路)

发布时间: 2021-10-27 15:47:07 来源: 互联网

曹德旺是一个很分裂的人。

一生信奉佛法,却公开承认出轨。

明明是个商人,却几次想要出家。

哥哥是副省长,却不愿过多来往。

如此分裂的行径,在他身上又能完美融合,左手生意经赚钱,身价千亿;右手金刚经修心,捐款百亿。

曹德旺:左手生意经赚钱,右手金刚经修心

德旺的左手生意经继承了父亲。

父亲常年经商,辉煌时,在上海有夜总会和百货公司,可惜运气不好,战争年代为了避难,运输万贯家财回乡遇到风暴,瞬间一贫如洗,好在父亲的生意头脑被曹德旺继承了。

右手金刚经继承母亲。

母亲出身书香门第,天生菩萨心肠。小时候家里请工人盖房子,恰巧遇到国民党74师溃败经过高山,盖房工人被抓了壮丁,虽然有些又偷跑回来了,但家人还是整天闹,要求陪人赔钱,不给就拆房、搬东西,母亲身体不好被气得住院。

后来,政府出面处理,要抓闹事的人坐牢,母亲却求情。

曹德旺年幼不懂事,问母亲:他们把我们害得这么惨,为什么要放过?
母亲笑着摸摸他的头说:他们也不容易,以德报怨吧。

1968年曹德旺结婚,穷得连袜子都穿不起,在福州读书的哥哥回来,看到弟弟没穿袜子,便把自己的脱下来给他。

然后,拉他到福清一座小山上说道:阿旺,你现在能看到的地方,以前全是我们家的产业,当时爷爷是福清的首富。我们曹家不能一直穷下去啊,结了婚要干点事了。

曹德旺攥紧拳头,低头沉默不语,把一只袜子给哥哥,另一只自己自己留着。

任谁也想不到,叱咤中国政商两界的曹家,是从一双袜子开始的。

我们先来说说他的生意经,看看曹德旺靠什么白手起家成为玻璃大王的。

一、反常识思考,对赚钱极度敏锐。

耀生产汽车玻璃过程中,难免产生边角料,起初当成垃圾处理,后来香港一位郭性老板,希望把边角料加工成景观灯玻璃,愿意以每片5毛收购。

边角料还能赚钱当然是好事,曹德旺很愉快地答应了。

郭总为了表示合作诚意,邀请曹德旺到香港游玩,全程各种鱼翅、燕窝招待,吃完饭安排去尖沙咀夜总会。

一进夜总会曹德旺被两排盛装迎宾的礼仪小姐镇住:心想,这得花多少钱。

可等妈咪带着小妹出来接客,曹德旺却以大陆身份证不能到香港夜总会玩为理由,拒绝了郭总的款待。

回到酒店,他立马给公司打电话,让生产部重新核实市场景观灯的利润空间。

因为曹德旺认为,无利不起早,郭总如此款待,一定是景观灯的利润很好,他有大钱赚,说明之前给的5毛报价低了。

生产部核实完,5毛确实低了,建议报价提高到1块。

于是,第二天就和郭总改了合同,把报价从5毛改到1块。

后来,郭总也听到了这事。据说,直接从椅子上跳起来,大叫:"以后,把我拿去枪毙,我也 不会请曹德旺吃饭"。

正常人被合作伙伴盛情招待,除了千恩万谢,就是尽情享受,谁还有心思去琢磨其他事,但曹德旺却在纸醉金迷中看到背后的利益逻辑。

完全是处于对赚钱的极度敏感,和异于常人的反向思考能力。

二、善于隐忍,时机不到,绝不出手。

976年曹德旺筹备建高山玻璃厂,当时还没改革开放,开公司必须和政府合作,曹德旺没有办法,只能说服公社领导,以公社名义办。

一番筹划,公司开了,但自己却因非农非工户口,只给了个采购的临时工岗位。

曹德旺也没抱怨,安慰自己,饭是要一口一口地吃的,经营企业的经验积累也需要一个过程,把心沉下来好好学习学习。

三年过去了,玻璃厂没有生产出一块合格的玻璃,厂长换了一个又一个,不是自己的企业,没人愿意卖命解决问题。

曹德旺虽然只是个临时工,但当初工厂是他一手操办起来的,他比厂长还着急。

于是,主动请缨利用个人关系到上海找技术人员,几经周折,请来了的技术人员顺利解决了问题。

走的时候,当时的厂长偷偷地塞给了人家一块走私名表,特意强调不要让曹德旺知道。

技术员吃不准该不该拿,还是跑去请教曹德旺。

他一听火冒三丈,心情十分的低落:人是我请回来的,厂长送表给她还叮嘱不要让我知道,这意味着什么?

傻子都知道厂子在想什么,可寄人篱下,曹德旺选择了装傻充楞,并更加主动地钻研玻璃制造。

又过了三年,工厂因经营不善,连年亏损,公社也没钱投资了,恰好这时国家提倡个人承包,公社主动找到曹德旺,希望他能出面承包。

这才有了后面福耀玻璃的诞生。

六年,曹德旺隐忍得十分痛苦,自己一手创办的企业被人随便糟蹋,就像自己生的孩子,被别人抱走还整天打孩子,自己辛苦努力,也仅仅只能当个可有可无的临时工勉强度日。

六年,人的一生有几个六年,曹德旺隐忍了六年,才等到了翻身的机会。

当所有人都在羡慕曹德旺千亿身价的时候,可曾想过他屈辱的生活了六年。

这份隐忍能力,靠的是对自己的绝对自信,靠的是对振兴家族的绝对信念,更靠的是对命运的绝对抗争。

他日若遂凌云志,敢笑黄泉不丈夫。

若干年后,曹德旺回到高山,谁还敢小瞧当年那个临时工。

三、不畏强权,原则明确。

曹德旺承包高山玻璃厂后,名义上他是厂长,但受当时的历史环境影响,工厂的法人仍旧是高山镇政府,所有的票据报销必须到镇政府会计处报销,

有一次工厂扩建,举行剪裁仪式和产品品鉴会,照例请了政府各级领导参加,总共一百多人,花了四万块。

会后,他派人到会计处报销,会计不给报,还把人骂了一顿。

曹德旺气得找会计对质,会计淡定地说道,曹总,你太不懂事了,请领导吃饭怎么能走报销啊。要报学学其他人,把票改成建筑公司。

最后钱报下来,但曹德旺留了个心眼,把原始票据全都保留下来,没想到,后来还真起了作用。

我们不会羡慕马云比我们有钱,但一定会嫉妒旁边卖菜的小王突然发了财。

曹德旺就是小王,他发财了,就遭到了人嫉妒。

当时的高山玻璃厂,在曹德旺的整顿下,不仅扭亏为盈,还成为全县最赚钱的企业,每天拉玻璃的大卡车,天不亮就开始排队。

普通老百姓不明就里,开始疯传曹德旺的玻璃厂是印钞厂。

景不长,1986年,全国开始农村整党整风活动。曹德旺的玻璃厂被整党办查处,账本被查封,人们都传言,曹德旺有严重经济问题。

在县委组织召开的对质会上,曹德旺逐一驳斥了针对的问题,整整讲了三个小时,然后怒火三丈地一拍桌子,扔下票据,一竖中指,大骂“他妈的”,扬长而去。

对质的结果是:县委充分肯定曹德旺的工作,要求高山镇把账本还给工厂。

后来,高山镇告状的人又告到福州市委,依然没有告倒曹德旺。最后告状信汇总到省里。

当时省里主抓农村整党整风工作的部门是省农委。告状信都集中在省农委办公室主任的手上。

这位办公室主任,名叫曹德淦。

曹德旺、曹德淦。

没错,就是当年曹德旺结婚时,脱袜子给他的哥哥。

出于避嫌考虑,哥哥选择回避此事。

高山镇对处理意见仍旧不满意,一直告到了中纪委。处理结果,高山镇的党政班子被处理,相关人员降至乡里。

此后曹德旺和政府斗争过数次,不畏强权,有点有人斗,其乐无穷的意思。

另外,除了不畏强权,他的原则性也极为明确。

1987年,曹德旺与县政府在上海合资办厂,他任总经理,副县长任董事长。工厂需要盖厂房,副县长让把工程给他外甥。

从内心来讲,曹德旺并不想让官二代做,但副县长强压,勉强同意,但坚持付款必须按工程进度付 60%,剩下的 40%,必须等验收后再结算。

副县长满口答应,在他看来,自己是县长,又是公司董事长,谁敢不给他外甥的工程款?

果不其然,外甥接了活压根不在乎工程进度,工程施工也不按标准执行。

等工程结束后,外甥找曹德旺要钱。

曹德旺说:我们现在去工程现场,你挑地方,如何验收合格立马给你钱,不合格拆了按照图纸盖。

外甥白了曹德旺一眼:管得太宽了,就不拆,看我能不能拿到钱。

第二天,副县长冲进曹德旺办公室指着鼻子骂:你信不信,我撤你的职。

最后,工程款还是没给。

后来,一次在县政府开董事会,副县长借机发泄,对曹德旺提出的建议横加否决。

他跳起来骂:你没出一分钱白当个董事长,却不负责任地胡说八道,什么东西。

一个组织,正副手闹矛盾,上级领导肯定要处理,正常情况多半副手要被调走,但福耀玻璃厂离不开曹德旺。

于是,副县长被调人。

组织原本想让曹德旺当董事长,他却明确表示,自己当不了,硬是推掉了一把手的位置。

在他看来,生意人,要讲原则,更应该识时务。

董事长不是谁想到就能当的,没有足够的人脉资源和较高的综合素质,上去了不是享受,是遭罪。

不为虚名,惹实祸。

这是曹德旺一贯的处事原则,做生意,利字当头,不畏强权,不是为了留下“不畏强权”的虚名,而是为了保护利益。

该是自己的必须争取,不是自己的也绝不多占。成大事者,知得失,更知取舍。

曹德旺的生意经,核心三个点。

第一,反常识思考,对赚钱极度敏锐。能够从花里胡哨的外表下,一眼洞察商业利益的本质,为自己谋取最大的效益。

第二,善于隐忍,时机不到,绝不出手。六年的委曲求全,只为等一个翻身机会。

第三,不畏强权,原则明确。敢当着县领导面骂人,敢和县长硬碰硬,坚守经商底线,不为虚名惹实祸。

生意经是曹德旺赚钱谋生的手段,而金刚经却是他为人处世修心的根本。

人的福报全是自己修来的。

早年,曹德旺迫于生计,在农场当技术员,有天一位穿得破破烂烂的大叔路过。讨碗凉水喝。修行佛法且受母亲菩萨心肠影响,曹德旺考虑到夏天喝凉水容易拉肚子,便让喝自己的凉茶。

又听说还没吃饭,又找别人借了点米和菜,整了大桌子的酒菜招呼这位陌生大叔。

没想到的是,这位破破烂烂的大叔居然是另一个农场的王厂长,他被曹德旺的真诚感动,力邀到自己的农村负责销售工作。

为了曹德旺顺利开展工作,王厂长把自己的儿子的名表送给他,又把朋友从美国寄回来的布匹裁了给他做衣服。

第一年,业务不熟练没什么赚到钱,但王场长还是给他发了1万块钱的工资。要知道,那时候还是1973年,连“万元户”这个词都要等好几年后才会出现。

曹德旺又感动又愧疚,发誓要好好干活,报答王场长。于是第二年,他拼了命地到处推销农场的果苗,到年底,居然赚了3万多的提成。

第三年再接再厉,又赚了3万多。 到了1975年底,曹德旺除去生活上的花销,还攒下来6万元的积蓄。

这还了得,一下子曹德旺成了福清首富,在哪个年代,钱赚太多,是要拉去枪毙的。”

在这种恐惧之下,当即决定离开苗木界。

后来,这些钱成了福耀玻璃的启动资金。

几年后,曹德旺接到了王厂长病重的消息前去探望。

出于父亲对子女的本能担忧,王厂长希望曹德旺多多关照他的孩子。

当然,这种嘱咐,更多只是一种心灵寄托,并不期望得到实质性的回馈。

结果,曹德旺一口答应:王厂长,你放心,小孩我会好生关照,这样,先把大儿子兴章的媳妇娶进门吧。

说干就干,王厂长生病掏空了家底,曹德旺就带头以贺礼的名义集资1万多,除了婚礼开销,还有富余。

这件事,在当地影响很大,大家都说曹德旺是菩萨心肠,给朋友孩子办婚礼,比给自己孩子还上心。

曹德旺听到笑着说:人的福报是修来的,没有那一碗凉茶就没有后来福耀玻璃。反过来,没有王厂长全力提携我,也不会有我尽心地帮他儿子办婚礼。大家彼此扶持,互相帮衬罢了。

佛家讲修行要有渡人之心,曹德旺信奉佛法,一生帮助过无数人,王厂长只是其中之一。

曾经福耀公司有员工得癌症,曹德旺知道了,二话不说,让公司人事全权处理,花多少报多少,福耀员工离职率低、忠诚度高,跟他的渡人之心有很大关系。

也因为他的渡人之心,每次在人生的重要时刻都有无数人在帮助他。比如王厂长帮他赚得事业启动资金。

本欲度众生,反被众生度。

人的福报是自己修来的,曹德旺用金刚经修心,修的就是自己的福报,也是这些福报,让他的事业在每次遇到挫折时,总有高人相助,化险为夷,最终成为世界玻璃大王。

2008年,哥哥曹德淦从福建省副省长的位子退休,又把当年福清山上那一只袜子寄给了他。

收到袜子的曹德旺,一如当年低头沉默不语。

没过多久,他宣布,将捐出个人持有的福耀集团股票7亿股,成立“河仁慈善基金会”。这些股票,占他所持福耀集团股份总数的70%。

中国首善,这个标签,从此再也没有离开过他。

曹德旺,左手生意经赚钱,右手金刚经修心。红尘历练,活得潇潇洒洒。

所以,你找到属于自己的红尘修行之路了吗?

热门文章
最新发布
合集专区 更多 >>